当前,数字货币迎来阶段性上涨,通过联盟的形式建立交易所,并以此在小牛市中实现财富自由,成为了很多人的选择。

上期,我们写的《一年了,币安、火币、IDCM、OKEX这些交易所联盟怎么样了?》重点介绍了交易所联盟出现的背景,以及币安、火币、IDCM、OKEX四家初代交易所联盟的现状。在这篇文章,我们介绍了,在交易所联盟赛道上,BHO受平台发展规划影响,联盟工作毫无进展,且都没有实现其原有的联盟目标;反倒是品牌影响力稍弱的IDCM联盟工作一直在稳步推进,且不断有案例落地。

冲破熊市的寒冬,随着建交易所又成为热点,交易所联盟该何去何从?

交易所联盟之争从未停止

虽然说,交易所联盟兴起于头部交易所对Fcoin的狙击战,并伴随着Fcoin的没落而热度下降。但一年来,交易所联盟之争从未停止。

初代联盟所阵营,IDCM从2017年11月在越南落地了其联盟分所,此后迪拜、韩国、新加坡、日本、爱沙尼亚、台湾等也在稳步推进落地,跑马圈地忙得很。

新生代交易所,伴随着“截胡、抢上”而成功上位的MXC(抹茶),吸引了一波流量后又开启所谓的“百倍计划”,希望通过联盟的方式巩固自身护城河。

加入赛道的甚至还包括传统金融力量。近期,韩国最大交易所之一,Bithumb的控股方BK也宣布成立新的交易所联盟——BXA,希望通过BXA让业务形成闭环,实现生态的全方位布局。

除了上述参与者,联盟赛道参与者还包括:虽然没啥动静,但也没说放弃联盟的火币、币安、OKEX、ZB、EXX等;天天喊着能联盟,但实际没谁理它的其他三四线交易所。

交易所联盟面临的主要难题

毫无疑问,交易所联盟的存在降低了交易所的准入门槛。尤其是,随着IDCM等交易所上线了自动化联盟系统,只要提供一个域名,就可自动化上币,5天开一家交易所已不再是口号。

诚然,交易所联盟的出现降低了成立交易所的技术门槛。但交易所实际上是一个重运营的业务,通过分析上述各大交易所,目前市场中的交易所联盟,仍处于初级阶段,具体体现在以下方面:

白标服务无法满足交易所的需求:根据各大交易所发布的对外信息,无论是此前的BHO等头部交易所,亦或是MXC,绝大部分只是将自身的系统套用在子站点,类似交易、运营、品牌推广等服务,是无法提供的。

合作方自主性弱:联盟可以共享联盟成员的交易深度以及降低了技术门槛,但交易所绝大部分都只是套用总站的功能与样式,交易所间的同质化现象较严重;在上币、开放交易对等方面,联盟总站卡的一般都比较严;

过高的加盟费将绝大部分人挡在门槛外:币安、OKEX、火币等头部交易所对于联盟,都提出了锁仓要求,火币提出50万个HT,币安锁仓10万个BNB,OKEX要求50万个OKB……

图 | 各大交易所联盟服务对比

交易所的2.0战场在联盟?

就在币安、火币、OKEX等交易所的联盟声音日渐削弱时,全球排名前15(CMC数据)的交易所IDCM却频频传来联盟分站落地的声音。

5月17日,IDCM爱沙尼亚站点正式落地;

5月27日,IDCM与合作方达成在台湾建站的协议;

对此,IDCM主席Michael Zhao认为,数字货币交易所需要解决2大核心的问题,一是信任问题,二是效率问题;相对于中心化交易所与去中心化交易所,联盟交易所提倡交易所通过联盟实现资源利用的最大化,融合了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的优点,兼顾了公平与高效,可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图 | IDCM主席Michael Zhao在“TokenSky区块链大会”发声

BXA交易所CEO孙颖俊同样认为交易所的下一站会是交易所联盟之间的竞争。

“交易所联盟的优势在于加密货币交易本就是跨区域、全球化的业务;另外,作为一个新颖的业务,如果是本地交易所寻求合规、寻求法币入口,对监管机构来说可能更容易接受。”孙颖俊解释。

交易所联盟是否是交易所2.0战场的主要聚焦点还未可知,但是无可否认,当前市场,还真的不乏有通过联盟成功的案例。

以IDCM联盟分站为例,由于进入越南时间早,并且强化了本土服务,IDCM在越南市场的认知度飞升。此前,IDCM随机调查了1000位越南数字货币玩家,有66.5%的调查对象听说过IDCM,31.2%的调查对象正在使用IDCM;IDCM全球联盟7天交易量超过8.74亿美金,结合越南用户在平台的占有量,意味着每一天,每个越南投资者平均在IDCM交易了534.78美金。截止目前,IDCM越南分站已成为越南地区用户使用量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之一。

图|IDCM平台越南用户的占有量已达33.26%

交易所联盟的未来

在2019年年中的小牛市,交易所联盟再次引起关注,既是暖春前的抱团合作,也可以是开辟出来的交易所新战场。

那么,交易所联盟的未来在哪里?

梳理区块链的1.0的比特币到3.0的EOS,我们可以清晰看出,区块链不断迭代的变化,也是一个由职能单一到应用全面落地、由割裂向融合过渡的过程。现实世界作为高度互联网化的既定事实,逼迫区块链必须在实现去中心化的功能之外,同时还要满足各类应用场景互联互通这个终极需求。

交易所作为区块链中的落地点,其实与区块链的发展一脉相承。纵观目前市场中的交易所,从昙花一现的Fcoin,到迅速陨落的比特中国,凡是能保持长足生命力的,都拥有较为强大的生态体系,甚至于与传统金融相结合的能力。

具体的案例有,从传统金融机构衍生而来的——BXA;希望借壳在港股上市的火币网……

未来,随着区块链技术进一步的跨越发展,构筑一个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,这就决定了区块链时代的交易平台不能独守着一块地,而是要多管齐下、多点开花。当前,这些排名靠前的交易所也正是这样做的。

以IDCM为例,技术层面,通过交易所联盟来吸引流量和用户;生态层面,把支付、保险、资管等各种各样的数字金融服务叠加上去……

未来已来,这些交易所最终又能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?让我们拭目以待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